长在仙人掌上的火龙果

【双11特别活动】lofter点推荐抽《刀剑乱舞》趴趴挂件vol.1盒蛋

Animate中国:

期待马上就能来一发段子的朋友们大概要失望了。


但是我的本职工作还是卖安利啊!


就像简单粗暴的标题所示,这条lo就是一个有奖转发咳咳,点推荐的活动。


戳本篇lo的小蓝手推荐,11月12日的时候店长会在推荐名单中抽取一名送上《刀剑乱舞—趴趴亚克力挂件第一弹》的一整盒!!


因为店长想让你们看的当然不可能只是奖品(喂!)

所以你们得先看完下面这些哦~≖‿≖✧

(嗯?你问奖品的图?当然是在最后面啦啦啦啦~~


首先先来看一下“买了就能有”的福利!!


优惠券已经可以领了!既然都决定买了,为什么不买的省一点呢?




















呼~贴图贴得我好累 (@。ー。 @)

总之归结为一句,就是:

双11不买更待何时!!

快猛击:https://meitewj.tmall.com/p/rd929055.htm?spm=a1z10.1-b.w5002-3341013803.3.1n8GwK


点小蓝手推荐,下面的一整盒就是你的啦~祝大家都能成为欧洲婶!




自己对自己好一点

负能量满满,何去何从。。。。。。。。。。。。。。。。。。。。。。。exhaust

天生凉薄or没心没肺 晚安 请你幸福 我才能比你幸福 珍惜自己 在各自的角落 就此别过 我曾真切的喜欢过 只是后知后觉 也许那个少年只是心中的残影留恋 早已被时光抛弃 一如我也不复是当年的我 身边有了新的珍惜的人 可是 可是 那个曾认真喜欢过你的自己 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只有我自己知道 濮阳是我让给你的 请好好珍惜她 就此别过 祝我们不再遇到

很冷静的回宿舍,很冷静的上床睡觉,很冷静的失眠

祝你幸福

世界那么大,天地那么辽阔,再次相遇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Seven Days War。之七。终。逆世界II

所有的一切,只是想给予他们一个温暖的明天

Asuka千帆:

1.
王死后,会跨过七座桥。
金桥,银桥,铜桥,冰桥,竹桥,铁桥与浮桥。
最终来到逆世界。

2.
宗像礼司并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来到此处的。那些无声而庞杂的记忆里,他只记得那片清澄的蓝天之下,青星穿过身体时那灼热的温度。而当他再次醒来,他的刀已不知去向。

做了一件如此任性的事啊。像那个家伙一样任性。
他微微笑了起来,在舒朗的夜空下静静扬起了头。

在这个世界里,他孤身一人,他不再是王,他只是宗像礼司。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有多大,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又会有些什么奇怪的规则。
他只知道,这是一个天空不会悬着剑的世界。

3.
这是一座寂寞的小城,小城上有一条热闹的小街,人们大声快乐的叫卖海鲜和青菜,市政广场有一座小教堂,钟声总是猝不及防不知几点就敲响。他看着人们骑着脚踏车去电影院看黑白的无声故事片,城市中心的喷泉四周聚集着流浪的画者或是卖艺的人群。捧着鲜花玩抛球的小丑最受欢迎。穿过细长的街道偶尔能听见钢琴声,女孩提着柔软的芭蕾舞鞋奔跑在石子小路上,仿佛是秋季,他穿过一道长长的拱廊,在贝壳型的市中心广场上有一场赛马比赛,骑手们穿过狭窄的街道和拱门像英雄一样迎接人们的欢呼。小城的另一端靠着大海,有破碎渔船的龙骨横在海滩,每个傍晚涨潮的时候,海水淹没了广场,他无家可归,便爬上教堂的钟楼,看星星低垂在夜空中。

那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七天,大海涨潮的时候,他在教堂的钟楼上看着低垂的星空。他的手指蜷成了一个寂寞的姿势摆在唇边,像是在吸着一支烟。不知不觉坠入重重的梦中,他梦见死前将他拥在怀里的周防尊,在雪地里为他点燃最后一支烟的周防尊,在阳光下将青星架在他颈上的周防尊,在出云的酒吧里和他接吻的周防尊,在噩梦中不知不觉靠在他怀里的周防尊,在空荡荡的天台上,为他点燃了一整片天空的周防尊。

在梦与现实的罅隙里他仿佛看到了一团烈焰一样的红色。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周防尊正握着他的手,粗糙的男人的手,掌心不再有灼烫的温度,却依然是暖的。
他眯起眼睛看着他,这寂静无声的重逢,耳边只能听见大海的涛声。宗像礼司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直到周防十指交缠拉着他的手将他扯到怀里。

自始至终,他们的重逢都是沉默无言的。

他把尖尖的下巴顶在他的颈窝旁,紧紧贴着的脸颊,用力抱紧对方的手臂,还有两颗连心跳都重合在一起的心。

直到周防尊在宗像礼司耳边低低的笑了,他问他:你的梦里有我吗?
他笑起来,明亮像春天的海,他说:有你,只有你。

4.
他说,我穿过了七重海洋,只希望能找到你。宗像。我以为我这一生就会消磨在寻找你的日子里。每一个角落,城市,村庄,森林,沙漠,海滨,悬崖,每一个角落,我都怕你在那儿,而我却错过了你。

他依然握着他的手,靠在他身边,听他低沉的声音说出的每一个字。

笨蛋啊,周防。我早告诉过你,就算是作两棵植物,我们也是会相遇的。无论如何,前生是我杀死你的缘分,今生我也不能就这样放过你。

周防尊向他靠近,伸手摘下他的眼镜,捧着他的脸颊温柔的吻他的嘴唇。宗像礼司依然睁着眼睛和他接吻,他不记得在那个世界里周防尊曾有如此快乐过,眉梢眼角满满都是笑意,他抬起手来勾着他的脖颈加深了这个吻。

在吻与吻的间隙他眼睛里像盛满了星光,低声在他耳边呢喃着。
在之上的世界里,我们接吻;在之下的世界里,就算杀尽世界三千,仍有彼此。

5.
他们不再是谁的王。
他们成为了自己世界里的王。

6.
喂,周防尊,你是那个早在死之前就开始打算该怎么作平凡人的赤王。我们到底该做点什么呢?我可不想这样无聊下去。

他们重逢的第七天,每一天都看着白云从海中升起,月亮落在山间。

穿着白色T恤的男人从床上爬起来到处找不到香烟,才想起他的烟被他毫不留情的爱人一把扔进了大海。于是他挫败的叹了口气朝着还倚在床上的宗像礼司扑了过去,耳鬓厮磨像一只大猫,他在他耳边说:先从造一个我们自己的家开始。

宗像礼司觉得自己应该是一直都在笑着。

7.
他们的家在海边。周防甚至将龙骨破碎的小船修好,偶尔还可以扬起帆出海。下雨天的时候大海是一片翡翠一样的绿色,于是他们把卧室刷成了浅浅的蓝。他们在沙滩上垒起了一个小小的,日光流曳的庭院。宗像花了很长时间用赤色与蓝色的马赛克拼贴将客厅朝海的一整片墙贴满。没有规律的图案中镶嵌着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周防尊笑着看着站在那面墙壁前的宗像礼司,他说:这一定是你这辈子唯一拼好的拼图。

宗像礼司为他倒满一杯明黄色的柠檬甜酒,他听说这酒的味道像空中的晚霞,像海边的夕阳。

就像现在,在他身边的周防尊的味道。

8.
偶尔他也会想起那个世界的事情,是否有剑落下,是否有人因此而死。
周防总会用最简单的方法让他不再思考。然后对他说:你所相信的大义,是一定存在的,宗像。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来到这个世界。因为你值得。

9.
那天早晨,他枕着他的胸膛醒来,空气里还带着梦的甜味。他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声和窗外海浪的声音,重新又在他怀中沉沉睡去。遥远天空的边缘,在晨曦中尚未来得及隐没的天狼星静静的守望着他们。

10.
那年秋天,他们栽在庭院里的蔷薇开了满园。金色的日光下,有两株蓝色的玫瑰显得特别耀眼。他将玫瑰摘下随意插在绘着三色堇的陶瓷花瓶里,看见周防从海边牵来一匹白马,他说这个秋天要去参加小城的赛马节。

这一切才是属于彼此真实存在的世界。那悬着剑的世界仿佛才是一场梦。在那个梦境崩溃的边缘,他让他记住他。于是他一直记得,于是他们再次相逢。

K.

谁说我们必须死去,又必须分离。


【THE END】
Seven Days War
【END】


喜欢的东西是不会变得,不管多久,都能轻易的触动。像那个不该做的梦,像听到 直到世界的尽头 就要流泪的冲动。。。喜欢就继续喜欢吧,但是是要埋在心底,已做出的选择,就按选好的方向寻找幸福

【K 尊禮】快樂的定義

为什么又成了虐

AoTsuki:

靈感from 國文課文-《甜美的剎那》by柯裕棻


(明明是溫暖的文卻開了虐向腦洞。My大腦果真不同於一般人(不對#)




---




  宗像禮司從抽屜裡拿出紙筆。




  這是數天前從屬下那邊得知的方法。心情不佳的時候,可以拿起紙筆開列一張清單,將自己認為是「快樂」的任何事物寫下來。而在過程中,也有可能接二連三地想起其餘相關的「快樂」。




  按照原話來說就是:「室長自從『那次事件』過後心情似乎都不太好呢,姑且就試試看吧,或許對您有些幫助。」然後再附上一個善解人意的微笑。




  「拼圖。」


  他提筆寫下。


  說是這麼說,但他的收藏中真正完好無缺的其實為數不多。在辦公室完成的是一回事,但在家中拼的通常不是少一兩塊、就是圖框邊緣有燒焦的痕跡。




  『請您放下手上的東西,周防。先不論您擅自動了我的私人物品,限量版拼圖的價值不是野蠻人所能理解的。』皺眉。


  『啊啊。」燒。


  『周防──!』


  諸如此類的情形不勝枚舉。




  他很快的想再度下筆,但筆尖在與紙面接觸前卻不自然地停頓了一下,之後第二樣事物才出現在「拼圖」的下方。




  「茶。」


  與其說他喜歡喝茶,倒不如說他更加享受泡茶的過程。在注入熱水的同時,似乎還能將煩躁的心情──當然,他不會顯露在人前──也一併沉澱下來。


  即便是在自己辦公室中的茶室,還是有可能泡茶到一半冷不防被人從後面貼上來──


  但是,不討厭。


  剛泡好的熱茶與對方略高的體溫,他不討厭。




  偏頭思索了一下,第三樣事物從紙上浮現。


  「眼鏡。」


  自己並不缺眼鏡,畢竟近視度數在很久以前已經固定下來,只要舊的沒壞基本上不太需要更換。


  不過他依然會不定期地偶爾進眼鏡行轉轉,就像有些人喜歡手錶、有些人喜歡畫,即便是只看不買也稱的上是一種樂趣。


  他沒有固定去的店家,一般而言是路上隨機看到中意的就會進去。


  直到他遇見他。之後幾乎是就此固定了下來。


  人是不是會期盼著再一次的巧遇?




  ……


  紙張被濡溼了。


  不得已,第四樣事物只好往下挪一些再寫,與前面的其他三項拉開了一些距離。


  宗像禮司握著筆,考慮了良久,最終還是寫了下去。






  「周防尊。」